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报道
【字体:
“人民币汇率连续跌停属正常反应”
浏览次数:0 发布日期:2014-04-04 10:27:51

“人民币汇率连续跌停属正常反应”

 

 截至周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续第九个交易日触及交易区间下限,此番走势实属罕见。2010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平均每月升值幅度为近0.5%。由此,“做空人民币”、“热钱流出”等论调甚嚣尘上。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人民币屡屡触及0.5%的日内交易区间下限,但由于中间价维持稳步走高的态势,人民币实际上仍旧处于小幅走高的状态。然而,连续九个交易日触及“跌停”,不禁让人急于寻找其背后的主要动因。
境内结汇减少是罪魁祸首
    “最近市民美元兑换人民币结汇的人少了。”据中国银行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外贸企业的观望情绪也比较浓厚。”他说,外贸企业感觉现在换算成人民币不划算,所以都处于等待观望阶段。一股份制商业银
行国际业务部的负责人也建议市民,如不太急着结汇的,不妨再等上一段时间。
    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由此前的净流出转变为净流入对外汇资金流出入具有较大影响。业内人士称,自我国开放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以来,一直是人民币流出大于流入,相对于此前全部用外汇进行国际贸易结算,人民币的净流出就会导致相应外汇资金的多流入。
    直至今年10月,这一情况却发生了逆转,从而导致相应外汇资金的少流入。
    数据显示,香港的人民币存款10月比9月减少37亿元,而前9个月平均每个月增加341.44亿元,这种逆转相当于使得10月份外汇流入净减少了约60亿美元。因此,外汇占款减少缘于企业境内结汇减少。
    此外,央行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外汇占款减少248.92亿元,为四年来首见。一些机构据此测算,10月
“热钱”流出中国的规模大约为1800亿元。
    “现在很多境外机构对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形势不看好,相当一部分原来流入这些国家的资金会抽离,也就是所谓的热钱外流。央行最近定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还是在正常范围,但交易员会根据他们对目前形势的判断来调整头寸,大家都想多买美元,而没有人想卖,导致人民币屡次触及跌停。”一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说。
人民币升跌属正常
    “连日来人民币持续跌停并非是一个特殊和极端的表现,只是汇率价格自然修复和风险规避正常休整的常态,只是时间的表象超出常规的一种必然结果。”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对记者说,“市场解读应该以平常心面对,并非值得如此紧张和恐慌。”
    谭雅玲认为,任何一个市场的价格指标都必须经历涨跌
不一的曲线发展过程,而人民币走势却严重违背这个基本常识和规律,人民币只涨不跌的现象维持了长达7年。西方国家的经验、战略和制度严重干扰人民币改革初衷、路径和目的,市场的重心被引导到价格预期。
    另有业内人士对记者称,虽然人民币兑美元已经连续第九个交易日触及交易区间下限,但实际上波动的幅度仅有5‰,无形中夸大了人们对人民币贬值的印象。据了解,从11月30日至12月9日,人民币兑美元以收盘价计算已累计升值约0.2%。换而言之,人民币非但没有贬值,反而略有升值。造成外界印象和实际情形如此反差的“玄机”就在于,央行每日公布的中间价多数时候都远高于前一交易日收盘价。
    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日前表示,人民币有升有跌属正常现象,由于欧美债务危机影响,有不少人看淡人民币前景,
相信短期的波动不会影响其国际化的进程,预料未来人民币汇价将会于正常水平波动。
    知名财经评论家水皮也认为,近期人民币连续跌停是外资阶段性流出,属于正常现象,“看空中国”则夸大其词。中国要做的只是阻断恶化循环的传递。境外资金出现回流并非意味着真正看空中国,只是寻找相对机会,而一旦企稳,则完全有可能出现再次的回流。
企业竞争力确定汇率水平
    在欧债危机有越演越烈趋势以及美国有可能于2012年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下,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依然走强,但是汇率的波动却会越来越频繁,对企业运营而言其实既是机遇又是挑战。专家分析称,一方面,有实力的企业完全可以通过借助人民币期货或者期权产品来对冲汇率波动对企业带来的运作风险,把汇率风险“锁定”在某一
价位上;另一方面,对于缺乏实力的中小企业,可能带来不小的挑战,因为签订期货协议或购买期权产品来对冲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风险毕竟需要企业支付一笔按金或期权金,对于现金流趋紧的中小企业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此外,近期人民币汇率对美元连续“跌停”让不少人士联想到这是否有可能降低出口加工企业的运营成本,从而无需逼迫这些企业升级转型。其实,近期国际油价和国际原材料价格依然在高位运行,加工贸易企业依然面对形势严峻的出口市场,只有走转型升级的道路才能从根本上走出经营困境。最后,短期而言,人民币的汇率取决于市场的供求关系,但是中长期而言,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则取决于国家的核心竞争力,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则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换言之,人民币汇率的长期均衡水平最终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来决定。